吃完饭,杜峰结账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如今的金宴楼已经转到了自己的名下。成为杜峰的个人产业。

    杜峰不用猜也能够想到,这肯定是陆婉婷做的。

    给陆婉婷打电话道了声感谢后,杜峰便是送杜小雪回到宿舍,这小妮子非常懂事,从头到尾都没有问过杜峰任何问题。

    杜峰倒也的确没打算现在告诉杜小雪一切,有关于系统,知道的人肯定越少越好。从师范大学离开后,杜峰骑着平时上下班用的电动车,对华州手机零件加工厂赶去。

    正琢磨着自己当了老板后,也应该找个时间换辆四个轮子的了,这样才配得上身价。

    突然!

    迎面一辆颇有些炫酷的摩托车冲了过来,速度很快,完全没注意到转弯的杜峰。

    砰!

    于是,伴随着一声巨响,杜峰的电动车被撞得横向移了一米多的距离,然后连人带车摔进了旁边的绿化带。

    那摩托车上是一对小情侣,因为撞击惯性的缘故,如今也翻了车。前排男生手掌都被水泥地擦出了血。

    后排女生看到这种情况后,顿时恼羞成怒了起来,指着杜峰就喊道:“你瞎啊?骑车不看着点,没长眼睛?”

    杜峰一阵无语,自己明明是被撞的受害者好吧?反倒被人抢先骂了句。

    前排男生钟文根本不给杜峰反抗的机会,爬起来后,颐指气使的道:“我新买的摩托车都被你撞坏了,你说吧,这事怎么解决?”

    杜峰冷笑了声,合着恶人先告状不说,还想要讹钱?

    碰见不要脸的了。

    杜峰可不是好欺负的,当然不会就此认怂,站起来拍拍*上的尘土,说道:“刚才我正常行驶,是你们闯红灯又超速,撞了我,所以真要赔钱也应该你们赔给我。”

    “放屁!就你那小破电动车五百块钱顶天了,我这摩托车可是新买的,价值两万块呢,你能跟我比吗?”钟文叫嚣道。

    旁边的女生马明月跟若说道:“你的破电动车维修费也就一百块,我们给你,不过你也得给我们五千,这是我们摩托车的维修费。”

    杜峰无语的摇摇头,明明是对方的过错,怎么能按照车子的贵贱来决定赔偿?天底下有这样的道理?

    “懒得和你们计较,下次注意点吧,否则碰不到我这么好说话的了。”杜峰还急着去工厂呢,再说了,这辆电动车已经不准备骑了,所以也懒得修。

    看这电动车并不影响骑,杜峰就要离开。

    这时候,钟文却拦住了杜峰,威胁道:“把我新买的摩托车给撞坏了,你必须赔偿,不然别想走。”

    杜峰呵呵一笑,理都不理钟文,掉了个头跑远,钟文根本没反应过来。

    看着那背影越来越远的杜峰,马明月急得直跳脚,“这个可恶的*,一定要抓住他。”

    “没事,咱们先去华州手机零件加工厂找我大表哥,这小子脸我记住了,到时候让我大表哥帮忙,一定能抓到他。”钟文恶狠狠的说道,再见到杜峰后,他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顿。

    马明月点点头,和钟文一起把摩托车抬起来,其实根本没多大事,擦破了点漆而已,不影响骑。

    这时,钟文突然注意到后方过来几个交警,他当即吓得脸都白了。

    “一定是这里的事故被交警发现了,咱们赶紧让交警叔叔帮忙,把那小子抓回来。”马明月说完就准备过去。

    被钟文硬扯了过来,呵斥道:“你特么*啊,刚才我超速又闯红灯,这要真被交警知道,吃亏的肯定是我。”

    “快上车,赶紧跑。”

    马明月一听这话,赶紧上车,两人灰溜溜的逃跑了。

    华州手机零件加工厂。

    二部门的部长钟杰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喝若茶,哼若小曲,逍遥自在。

    原本他就是华州手机零件加工厂的一个小员工,因为杜峰上位当老板,他也侥幸被提拔了上来,现在生活天差地别。

    一向喜欢吹嘘的钟杰把这件事情告诉给家里亲戚后,现在有不少亲戚都想要投奔他。

    昨天晚上,远方表弟钟文还说要带着自己的女朋友马明月过来华州手机零件加工厂呢。

    钟杰一口打嬴了,吹嘘自己现在地位高,随便安排工作。

    这时,钟文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大表哥,我人已经到华州手机零件加工厂门口了,你过来接接我吧。”

    “哎呀,我正在和户谈大生意呢,你等几分钟,我忙完了就过去接你。”

    钟杰挂断电话后,悠哉悠哉的喝了口茶,他刚才故意那么说,就是想要塑造出自己很忙的感觉。

    毕竟越忙越显得他有地位,有本事。

    果然,此刻正站在华州手机零件加工厂门口的钟文完全被唬住了,感慨道:“我大表哥混的可真牛逼啊,现在天天都有大生意谈,看来我这次过来跟他混,是正确的。”

    钟文看着旁边来来往往的华州手机零件加工厂员工,下意识的挺起了胸胜。

    马明月也笑了起来,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注意到不远处刚刚停完车,要走进华州手机零件加工厂的杜峰。

    “是刚才撞咱们的那家伙。”马明月大喊道。

    钟文反应过来,很快也注意到了杜峰,诧异道:“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华州手机零件加工厂?”

    “他该不会是华州手机零件加工厂的员工吧?”马明月猜测道。

    “应该是,嘿嘿……这下好办了,我要让我大表哥玩死他。”钟文的脸上很快浮现出一抹狞笑,然后冲了过去,一把抓住杜峰的手臂。

    “你们?”杜峰转过头,就看到了马明月和钟文,心想还真是冤家路窄,这都能碰见?

    “小子,这次你跑不了了,我不仅要你赔钱,还要让你丢工作。”钟文坏笑着说道。

    杜峰一愣,让自己丢工作?看来他们这是把自己当成华州手机零件加工厂的普通员工了。

    呵呵-……有普通员工穿成自己这样的吗?一身名牌的休闲装啊。

    无语了,这钟文和马明月还真是泥腿子,不识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