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峰呢?”

    这是此时此刻,还处于华州手机零件加工厂之中,所有人的内心疑问。他们根本不知道杜峰到了哪里。

    此时的杜峰,已经离开了华州手机零件加工厂。

    终于躲过了那三个女人,杜峰如释重负的吐出了一口气,头一次觉得女人竟然会这么麻烦。

    在面对着一个女人的追求时候,倒是完全可以,*耸仙搅巳鋈说氖焙颍欧逅ㄒ荒芄桓惺艿降模蔷褪锹榉沉恕

    摇了摇头,杜峰决定短时间内还是不要过去华州手机零件加工厂了,自己先清净清净。

    因为刚才跑的实在太累了,让杜峰觉得如今的自己,也应该配一辆车了。

    苏市一家最豪华的4s店,杜峰直接来到了这里。

    准备为自己挑选一辆不错的豪车。

    而在杜峰前脚刚刚踏入这里的时候,就有一个身材高挑,穿着黑*的女导购员走了过来。

    冲着杜峰露出满脸笑容,说道:“先生,你是……”

    女导购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愣住了,盯着杜峰的眼中全都是不可思议。

    杜峰同样也是如此,诧异道:“李雯?”

    “杜峰?”

    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开口。

    李雯,杜峰的一位大学同学,因为长得漂亮,班级里有不少男生都追求她呢。

    其中,自然也包括杜峰。

    不过因为李雯拜金的缘故,班级里的那些男生她一个都没有看上,倒是被大学里的一个富二代给搞到了手。

    那富二代在大学里玩了她几年,毕业后,无情甩了。

    从那以后,杜峰就再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李雯的信息,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了。

    现在杜峰凝视着李雯,充满了诧异。李雯同样也如此。

    “你过来这里做什么?”许久后,李雯忽然开口问道。此刻,杜峰能够从李雯的眼中,看到那种轻视。

    这可是和之前杜峰进来时候,完全不同。

    显然,这是因为李雯发现了来人是杜峰,才会如此的。李雯从上大学的时候就看不起杜峰,如今更是了。

    在感受到李雯这种目光后,杜峰心里冷笑了声,对于李雯也完全没了好感。

    因为杜峰感觉到,这李雯和上大学的时候一模一样,还是那么的拜金。

    甚至都有些变本加厉了。

    “我过来这里当然是买车。”杜峰随意的说了一句。

    话音刚落,就看到李雯脸上表情变得更加轻蔑,她讥讽道:“别逗了杜峰,你能过来这种地方买车吗?我们这里可不卖二手车。”

    李雯对于杜峰的轻视,丝毫不加掩饰。

    这是因为上次大学聚会的时候,杜峰因为工厂加班没有过来参加。

    聚会上,很多人都在议论杜峰,已经把如今杜峰的情况给挖个底朝天。

    他们得知,杜峰正在一家工厂上门呢,一上就是三年,赚着死工资,不求上进。

    现如今杜峰即便买车,也只能买二手。

    李雯已经认定了这一点。

    杜峰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淡然说道:“我不是过来买二手车的,我要买新车。”

    “买新车?那你想要买多少钱的?我们这家4s店可是整个苏市最好的,最低都要奥迪起的,你买的起吗?”李雯继续讥讽道。

    杜峰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奥迪太便宜了,我还真就不稀罕买。”

    李雯听见杜峰这么说后,顿时愣住了,片刻后,李雯已经放声大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快要流淌了出来。

    李雯盯着杜峰,眼睛里面的轻蔑比刚才又多了好几份。

    她已经忍不住的臭骂道:“*,大白天过来4s店装逼,你是有毛病吧?”

    “赶紧滚,我们忙的很,没功夫搭理你这种臭*。”

    杜峰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悦,自己好歹也是消费者,结果却遭受到对方这样的侮辱。

    而这一切,就只是因为之前的刻板印象。

    难道李雯就不知道一句话,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吗?

    现在的杜峰,已经今非昔比了。

    “怎么回事啊?”

    这时候,门口的吵闹吸引过来一位带着眼镜,打扮很斯文的男人。

    他真是这一家4s店的经理,张力文。

    才三十岁出头,可谓年轻有为。

    李雯看到张力文过来后,赶紧走过去汇报道:“张经理,碰见一个装逼的。”

    张经理打量了一眼杜峰,身上虽然穿着运动装,可牌子不错,不像是穷人。

    转头狠狠祗了李雯一眼,喝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以貌取人的吗?无论是谁过来了,那都要一视同仁。”

    “我明白经理,不过这家伙真不是有钱人,他过来故意装逼的,我可以肯定。”李雯指着杜峰说道。

    “哦?为什么?”张力文好奇了起来。

    李雯冷笑了声,解释道:“我们大学同学,他在大学时候就是个穷比,现在更穷,连我们的大学聚会都不舍得花钱去。”

    张力文闻言,眼中闪过一丝鄙夷,没有想到天底下竟然还有这种男人,这也太没出息了一点。

    李雯接着说道:“而且这家伙喜欢装逼,他现在过来咱们4s店,一定是看到我在这里了,所以故意过来卖弄的。”

    张力文听到这里后,猜测出杜峰身上的衣服,难不成也是为了装逼?积攒几个月工资才买下来的?

    如果李雯所说都是真的,那么一切,很有可能就是如此的。杜峰这种男人,还真是奇葩呢,太奇葩了。

    而此刻的杜峰,已经清清楚楚听见了李雯所说,直摇头,很是无语。

    看来这李雯是认定了自己的穷比,想要赶走自己啊。

    这女人,有够可恶的。

    自己貌似和她并没有什么仇怨。

    杜峰想了想后大概能够猜测出,类似于李雯这种拜金女人,一定是平日里在4s店被有钱人欺负够了,厌烦了。

    现在好不容易碰见了一个她自以为的穷比,就可劲欺负了。通过这一点,来让自己的心得到舒适。

    来完成一种压力的释放。

    不得不说,这李雯,还真是有够*过分的。

    类似于李雯这种女人,才是真正的奇葩。

    一种近乎于*心理的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