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跪下,和杜峰道歉。”陆婉婷开口喝道。她的声音之中,充斥着一种不容反抗。

    这让李雯不敢有任何的反驳,她马上来到了杜峰的面前,跪下,磕头道歉。

    “对不起杜峰,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你放过我吧。”

    看着李雯那惊慌失措的样子,杜峰的心中没有一丝猖狂,有的就只是种厌恶。

    杜峰以后都不想再见到李雯这可恶的女人了。

    而此时,李雯所在4s店的经理张力文走了过来,他怒瞪着李雯说道:“李雯,看看你做的好事。”

    现在张力文都知道了,杜峰之前过去他们的4s店,结果被李雯给赶走了。

    现在,杜峰从对面4s店买了一辆一千两百万的兰博基尼*版。还和陆婉婷有关系。

    李雯得罪了这样的大人物,是想要把他们4s店都给毁了吗?李雯知道自己已经犯下了大错,低着头,不敢回话。

    张力文越想越气,上去一巴掌扇了过去。

    李雯的脸又肿大了一整圈,这已经是她今日不知道第几次被扇耳光了。

    张力文接着开口喝道:“滚吧,从此我们4s店,再没有你的位置了。”

    轰隆!

    此刻张力文这话,就像是一颗雷在李雯脑海中炸响了。李雯,竞然被开除了。

    她完全不敢相信的愣住在原地。

    张力文却只是冷冷看了她一眼,便不再理会,回到了自己的4s店。“呜呜……”

    下一个瞬间,李雯已经痛哭流涕了起来,旁边没有一个人安慰她同情她的。

    李雯这种女人,就是活该,一切都她自己作死。杜峰也懒得理会李雯,和陆婉婷很快离开了4s店。

    “经理,刚才那位杜峰先生怎么会和陆婉婷认识啊?”在杜峰和陆婉婷离开后,女导购莎莎疑惑了起来。

    女经理沉思了下,说道:“应该是吃软饭吧。”

    女经理说出这话的时候,眼中并没有丝毫的厌恶,反而是欣赏呢。

    毕竟陆婉婷的软饭可不是谁都能吃的。

    杜峰能吃陆婉婷的软饭,足以证明杜峰也很优秀。

    李雯却并不这么想,她大庭广众之下被扇了两个巴掌,又丢了工作,现在已经恨死杜峰了。

    李雯把这一切都给怪罪到了杜峰的头上。

    苏市的一家酒吧,李雯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大学同学,宋明锐。

    宋明锐在大学时期并不算多么起眼,可在大学毕业后,下海赚了一些钱,现在已经是身价几个亿的富豪。

    他在同学几人当中,毫无疑问是混得最好的那一个。

    “李雯,你这是被谁给打的?”酒吧里,宋明锐一眼就注意到李雯脸上的伤。

    提起来这个,李雯的脸上已经布满了阴沉,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一切你可能不信,我的脸是被陆婉婷给打的。”

    “陆婉婷?陆氏集团的总裁?”宋明锐大吃了一惊,整个人都呆住。

    他宋明锐虽说下海经商赚了一些钱,现在身价几个亿。

    可这点钱和陆婉婷怎么比的了。

    因此,在李雯说出这话的时候,宋明锐的身体都向旁边躲了躲,像是生怕会牵连到他。

    “李雯,你怎么回事?连陆婉婷都敢惹?”宋明锐紧皱着眉头。

    “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是杜峰,那*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吃上了陆婉婷的软饭。而我因为招惹到了杜峰,才会被陆婉婷动手打的。

    李雯很快把今天发生的那些事情,都给宋明锐讲述了一遍。

    宋明锐听见之后,这才完全的明白了过了。

    “真没想到杜峰那家伙,还有这种好胃口,能吃上陆婉婷的软饭。”宋明锐冷哼了声,现在心里面全都是对于杜峰的羡慕嫉妒恨,

    他怎么就没有这种好机会呢?

    那可是陆婉婷的软饭啊,谁会不想吃?

    倘若他宋明锐也吃上一口,身价立马翻几倍。

    可惜……

    因为嫉妒,现在宋明锐的心中对于杜峰更加怨恨了。

    “是啊,那个穷比,现在可是翻身了。不过我们可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个穷比翻身,不然下次同学聚会的时候,他一定会骑在我们所有人的脖子上。尤其是你啊,明锐。”李雯忽然说道。

    这话,让宋明锐眉头紧皱。

    他发达了之后,近几年同学会可谓是出尽了风头。

    如今要是风头真被杜峰给抢了,他的心里面必然会很难受。

    算算时间,下次同学聚会已经不远了呢。

    “你今天过来找我,也是为了这件事情的吧?”宋明锐也是个聪明人,他很快反应了过来。

    李雯没有否认的点点头,眼中随之闪过阴冷:“杜峰那个可恶的*,我一定要找他报复的,咽下去这口恶气。明锐,我们可以联手。”

    “哼!”

    宋明锐冷哼了声,说道:“现在杜峰吃了陆婉婷软饭,今非昔比了,我们拿什么和他斗?你根本不知道陆婉婷的能力,她一句话,就能让我的公司破产。”

    对于陆婉婷,宋明锐的心中全都是忌惮。

    李雯却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道:“杜峰如今所拥有的这一切,不就是因为陆婉婷嘛,我们只要不让陆婉婷宠幸他就好了。”

    李雯特意用了“宠幸”两个子,心里面全是对吃软饭的不屑。

    旁边宋明锐撇撇嘴,吃软饭怎么了?若是能够让他吃上一口陆婉婷的软饭,少活十年都愿意。

    他宋明锐如今的发达,可就是因为曾经吃了几口软饭。当然了,这种话宋明锐不能够在表面上说出来了。

    他清了清噪子,皱眉说道:“这件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不太好办啊。”

    “我有主意的明锐,可以在这次同学聚会上进行,只要你肯帮忙。”李雯的脸上露出阴冷笑意。

    “哦?”看李雯胸有成竹的样子,宋明锐感兴趣了起来。

    李雯微笑着来到宋明锐旁边,把自己此刻内心中的想法,全都说给宋明锐去听。

    宋明锐听见了之后,脸上也是很快露出了笑意。

    点点头道:“这个方法倒是不错,好,一切就按照你所说的去做吧。”李雯点头,在心中怨毒自语:“杜峰,等着吧,我要让你把吃的所有软饭都给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