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峰说完这话之后,将目光转向了李宏。

    此刻,杜峰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这让李宏眉头紧皱。李宏也不清楚为什么,他竟然,觉得杜峰可能真的会成功。

    可他堂堂李氏集团,怎么可能轻轻松松的就被毁灭了?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一件事情。

    嗡嗡………

    没有多大的一会儿功夫过去,李宏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李宏低头一看,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父亲李明洋。平日里,父亲很少会给李宏打电话。

    所以在如今看到这电话之后,李宏的眉头都是紧紧皱起来,内心中充满了疑惑。

    但李宏还是很快把电话接起来。

    而在李宏刚刚接起的瞬间,里面,便是传来了铺天盖地的一声声怒骂:“李宏,你个可恶的*,你究竟做了什么?”

    “什么啊?”李宏听见自己父亲李明洋这话之后,眉头紧紧皱起来。内心之中,充满了疑惑。

    怎么这好端端的,李明洋就对自己一番臭骂呢?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不成,自己招惹到了什么厉害的人物吗?

    想到这里之后,李宏便是将目光转向了杜峰。

    难道说,这件事情和杜峰有关吗?

    也就在李宏如此想着的时候,电话那边,李明洋继续开口喝道:“李宏,你个逆子。”

    “我不管你得罪了什么人,必须道歉。”

    “否则的话,我整个李氏集团都要因为你而毁灭了吧。”

    听见后李明洋这话之后,李宏大惊失色了起来,彻底恐惧。

    也到了现在李宏才明白,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扑通一声,李宏直接跪在了地上。

    整个人,都好像是从地狱之中,游走了一遍,神情无比的恐慌。

    旁边,那几个李宏的朋友们看到这一幕之后,都是紧紧皱起来眉头,疑惑了起来。

    开口对着李宏问道:“李少,你这是怎么了?”

    他们都知道刚才李宏接了一个电话,却是并不清楚,那电话里面的内容究竟是什么。

    怎么一个电话,就让李宏这样了。

    杜小雪的内心中,同样是充满了疑惑不解,她看向杜峰问道:“哥,他到底是怎么了啊?”

    “李氏集团,毁灭了。”杜峰胸有成竹的说道。

    因为杜峰很清楚,以陆氏集团的能力,让李氏集团毁灭,那是轻轻松松的。

    杜峰既然恳求陆婉婷帮忙了,那么陆婉婷,便是一定能够将这件事情给处理好的。

    “是你做的?”李宏盯着杜峰问道。

    虽说在此之前,李宏的心中就拥有着如此的猜测,可那毕竞是猜测。

    李宏不敢相信,这一切真是杜峰做的。

    此刻杜峰闻言,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是我。”

    “既然答应了要让李氏集团毁灭,那我,绝对不会食言。”

    此刻,杜峰亲口承认了。

    李宏听见之后,眉头紧紧的皱起来,内心中,怒火中烧。

    他盯着杜峰,那一双大眼睛里面,则是充满了不可思议。

    “你这家伙,你是怎么做到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杜峰,你不可能做到这一切。”

    李宏盯着杜峰,这样的一番大喊大叫,像极了一条恶犬。

    事到如今,李宏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种丰富。

    而杜峰对于李宏的这种态度,丝毫不以为然。

    毕竟现在的李宏,背后李氏集团,已经彻底毁灭了。

    他痛苦到了极点。

    杜峰凝视着李宏,缓缓开口说道:“这一切,都是我做的。”

    “你不相信,也没有什么办法。”

    “总之,这一切的确是我。”

    听见杜峰这么说之后,李宏的眉头紧紧皱起来,他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杜峰并没有说谎。

    这代表这一切,真的有可能就是杜峰做的。

    可杜峰,怎么会有如此的能耐?

    “你到底,是什么人?”李宏盯着杜峰,开口喝问道。

    杜峰闻言,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我是一个,你完全招惹不起的人。”

    “什么?”

    此刻,在杜峰的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那种霸气,让李宏莫名的恐惧了起来。

    李宏感觉,自己这是真的碰到了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他现在的内心中,充满了悔恨。

    可惜,事到如今的这种情况了,李宏的悔恨又有什么用呢?

    根本就是一场徒劳无功罢了。

    现在的李宏,躺在地上,欲哭无泪。

    旁边的那些李宏朋友看到李少如此之后,面面相觑了起来。

    一个个的眼睛里面,几乎是都有着恐慌。

    他们之前,虽说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看刚才的情况,他们还是或多或少的猜测了出来一些。

    李宏背后的李氏集团,毁灭了。

    而之所以毁灭了的原因,就是因为得罪了杜峰。

    可想而知,杜峰的能耐。

    “现在,该轮到你们几个了。”杜峰的目光,转向了李宏的那几个朋友。

    他们一听见杜峰这话之后,脸色都瞬间变了。一个个,露出无比恐慌的神情。

    “杜峰先生,这件事情全部都是李宏指使的,和我们没有关系啊。”

    “没错,都是李宏指使的,和我们没有关系。”

    “我们这就走。”

    “这就走。”

    说完这话之后,李宏的这几个朋友就已经开始拼了命的逃跑。

    杜峰凝视着他们,并没有再过去追的意思了。

    对于杜峰来说,他们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逃跑就逃跑了,完全没有去追的意思。

    至于李宏。

    杜峰凝视着李宏,能够看到如今的李宏,整个身体都在哆嗦着。

    他已经,恐慌到了极点。

    没有多大的一会儿功夫,杜峰便是闻到了一股骚味。这是李宏,已经吓得尿了。

    他哪里还有之前的气度,盯着杜峰,恳求道:“杜峰先生,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杜峰闻言,摇了摇头:“现在求饶,你早做什么了?”

    “而且,你现在求饶太晚了。”

    “你得罪的,并非是我。”

    “不是你?那是谁?”李宏一脸懵逼,随后他想起来,之前杜峰打电话找的那个人。

    杜峰,缓缓开口道:“是陆氏集团,陆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