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杜峰在电话里所说的这些,郭宝利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是快要流了出来。旁边刘勇也在不屑冷笑。

    郭宝利的家庭背景虽说在苏市并非顶尖,可也有几个亿的资产,杜峰一个电话就想要郭家破产,简直做梦。

    “郭少爷,你这大学同学看来脑子不太好使啊,不行,我可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和这家伙的妹妹住在一个寝室,会传染的。”刘勇冷笑道。

    郭宝利满脸不屑的道:“他根本就是在虚张声势,三分钟后他若真能把我能郭家给毁了,我倒立吃屎。”

    郭宝利放下了狠话,因为对于他来说,杜峰不可能做到这件事情的。“走着瞧吧。”杜峰冷冷的一笑。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只等结果到来的时刻。

    也就在郭宝利和刘勇互相的几句嘲讽声中,郭宝利的电话响了起来。看来电显示,正是自己的父亲郭丰民。

    “逆子,你到底招惹了谁?你想毁了我们郭家吗?”电话接通后,就响起郭丰民铺天盖地的怒骂声音。

    郭宝利一头雾水,也不明白郭丰民这是怎么了,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爸,我现在金宴楼呢,并没有招惹到谁啊。”郭宝利刚说完这话,就反应过来了什么,目光落在杜峰身上。

    难道说,郭丰民所指的是杜峰?这个废物,怎么可能呢?

    砰!

    就在此时,金宴楼的大门被郭丰民一脚踹开,他带领着几个保镖闯了进来。

    “爸,你怎么……”郭宝利热情的迎过去,还没等把话说完,就被郭丰民一巴掌扇倒在地上。

    “你个逆子,你看看你做的好事情。”郭丰民扔给了郭宝利一堆文件。

    郭氏集团旗下幼儿园出现幼师打人事件,郭氏集团恶意包庇。

    郭氏集团投资的地产,现如今被全面查封,不允许再做任何建设。

    郭氏集团少爷郭宝利,涉嫌三年前一起打架致人重伤事件。

    这些,都是陆婉婷在三分钟之内,对郭氏集团做的事情。

    这另得郭氏集团彻底走向了毁灭。

    郭宝利,也即将面临牢狱之灾。

    一瞬间,郭宝利瘫坐在地上,眼神涣散着,浑身颤抖,不知所措。

    三分钟,郭氏集团真的完了?

    这一切都是杜峰做的吗?

    还是说,早就有大人物想要对郭家出手,杜峰只不过是赶上了一个好时机,碰巧说中

    可天底下,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刘勇也是震惊的不轻,现在盯着杜峰,莫名恐慌,如果杜峰真有这么大的能量,那他刚才对杜峰的侮辱不等于是找死吗?

    刘勇已经恨透了郭宝利,自己找死,还要拉他来当垫背的。

    这时候,郭丰民已经来到了杜峰的面前,脸上堆着笑,气的道:“这位先生,之前的事情都是我儿子有眼不识泰山,回去后我肯定好好教育他,还请您高抬贵手,放过郭家吧。”

    杜峰冷冷的摇着头,拒绝道:“我说过要让郭家破产,那郭家就必须破产。”此刻,杜峰的气势让郭丰民冷汗直流,他明白,郭家这是踢到了铁板啊。

    可他郭丰民混迹了大半辈子,不会这么轻易就妥协的,咬着牙说道:“你说吧,要怎么样才肯放过郭家?”

    “怎么样都不行。”杜峰看了眼旁边杜小雪,那可是他的逆鳞啊,刚才差点就被郭宝利气的心脏病复发,这事情怎么能轻易过去?

    “先生,你不要太过分了,我郭家在苏市混迹这么多年,背后必然有些势力,我若真的找来,你也吃不消的。”郭丰民脸色一沉,见软的不行便打算来硬的。

    可惜,他选择错了人。

    杜峰冷冷的一笑,说道:“那你就去找你背后的势力吧,看看我杜峰,是否能皱一下眉头。”

    “你……”郭丰民紧握着拳头,想想后,还是掏出自己的第二台手机,拨通了上面仅有的一个电话号码。

    “孙先生,救命啊。”电话拨通的瞬间,郭丰民就紧张求救。

    “咳咳…..”

    “事情我都大概了解到了,你们郭家这次招惹到的人物挺厉害,我也在探查他的身份,还没结果。”

    京城某heng界办公楼,孙英琪靠在沙发上,一脸为难。

    恰在此时,他的办公门被一脚端开,十几个穿着迷彩服的护国卫士闯进来。孙英琪瞬间吓得脸色苍白,惊恐出声:“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没有任何回答。

    他们无情的给孙英琪戴上了手铐,然后带走。

    电话那边,郭丰民听见了所有的声音,手机都已经拿不稳,啪叽一声掉在了地上。

    轰!

    一颗惊雷,也在此刻从郭丰民脑海中响彻。他一*坐在了地上。

    “爸,你怎么了?咱们家不是有靠山吗?把他找来,杜峰死定了。”郭宝利在旁边叫嚣道。

    “靠山!倒了!”郭丰民说出这话的时候,头发都白了一大半。

    “靠山倒了?这不可能?”郭宝利不相信,他家的靠山不止一次听郭丰民说起过,在京城很有地位。

    怎么可能突然间倒台。

    啪!

    郭丰民用仅剩的力气给了郭宝利一耳光,狰狞怒吼:“逆子,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吗?你为我们郭家,招到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人。”

    杜峰冷冷的看了一眼郭丰民和郭宝利父子,便是没有再理会,两条丧家之犬罢了,不值得他再浪费精力。

    目光落在刘勇身上,他已经瘫坐在了地上,恐慌的盯着杜峰。

    郭家那样强大的势力,结果被杜峰三分钟就灭了,他刘勇还不是更快。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啊。”刘勇大声哭喊,悔的肠子都青了。

    他旁边,一向嚣张跋扈的刘珊珊也老实起来,杜峰的手段,给她好好上了一课。“我不想自己的妹妹以后再和你们这种人见面,搬出师范大学,我绕你―条狗命。”杜峰说道。

    “是是是,我们马上就搬走。”刘勇如蒙大赦,拉着自己的女儿和老婆赶紧离开,再不敢多停留在这里一秒。

    也在他们走后,杜峰身上的冷意消散不少,把农民工大叔搀扶了起来,微笑道:“不好意思,刚才的情况吓到大叔了。”

    “没……没关系。”农民工大叔说话都变得不太自然。

    李莹也趴在杜小雪的耳边不断问起,杜峰是做什么的,咋这么厉害?

    杜小雪直摇头,她也觉得杜峰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她自己都快不认识了。

    “先进屋吧,咱们继续吃。”杜峰倒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如今少了刘勇那个装逼货,饭局也变得轻松欢快不少。